网球

逍遥红尘仙第七十三章三葬门之幻邪

2020-01-22 12:55: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红尘仙 第七十三章 三葬门之幻邪

乱葬岗边,坟墓之前,三株鬼花阴涔涔地笑着,恐怖的鬼脸仿佛在无休止地放大,森冷尖牙上仍有血水不断滴落。

李风扬四人只觉毛骨悚然,浑身发寒,老人的血肉虽被吃得一干二净,可他破碎的衣衫却在地上,沾满血渍,触目惊心。

“让我去斩了这些害人的邪祟!”韩央大叫道,他双手一掐决,指间便飞出一颗璀璨的小流星。阳池派最小的弟子,修为竟然也达到了命源五重。

然而,不待韩央说完,三株鬼花已迈入坟墓中。“轰隆隆”,墓门前坠落一面石碑,将墓穴彻底封死。

“砰!”石碑落地,发出一声沉闷的轰鸣,它如同一道信号,伴随着响声,整座乱葬岗彻底狂暴,成千上万的死尸像是活了过来,如同嗅到肉味的野犬,争先恐后地扑向李风扬他们。

尸体都是残缺不堪的,绝大多数只有半截,褐色烂肉与青白色的肠子搅和成一堆,裸露在外,拖动在乌黑土壤上,留下道道湿漉漉的痕迹。

数不尽的死尸扑来,黑压压一片,冲在最前面的是一具身上布满裂痕的女尸,右眼被挖去,她只有小半只手臂,其中的白骨沾着肉末,晃动起来,甩向姜倪儿。

姜倪儿顿时花容失色,命源五重的修为发挥不足半成,俏丽的面容上被糊满血迹,及腰的长发里更是夹带着密密麻麻的肉条,她拼命地挣扎,却已经失去了全部的力气,推不开女尸,且还有一具驼背的老者尸体,趴在地上撕扯啃噬着她的青色宫装。

死尸实在是太多了,四人被层层叠叠的围住,他们像是海浪里的一叶孤舟,被完全淹没。一心修仙,养尊处优的阳池派弟子哪见识过这般场面,韩央吓得乱抖,姜倪儿只顾着尖叫,唯有周维还算镇定。

“这都是幻象,快集中精神,排除心中杂念!”周维大声喊着,但即便是他,目中也泛起了恐惧,声音十分颤抖。

无尽的死尸将四人拖入乱葬岗中,这些尸体的战力实际上还比不上凡人,但数量实在是太多了,诡异而恐怖,给人带来的视觉冲击和心理压力实在太大。

仙道阳池派的三大弟子不知所措,被死尸包围,如同暴风雨中的无根蒲草,失去定向。姜倪儿的尖叫声一重高过一重,已有死尸爬到她的身上,在撕咬血肉。

“救我,我不想死,不想死啊!”姜倪儿在哭嚎,周维大急,正使劲地往她所在的方位靠拢。

与三人相比,李风扬则要沉稳地多,他的双脚牢牢地钉在地面上,如一株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绿竹。一层又一层的朦胧血光自他的周身荡漾出来,形成道道涟漪,扩散开来。

“爆!”李风扬眼眸一束,轻喝道。以他为圆心,半径百米的死尸齐齐地爆炸,磅礴的连环冲击力将死尸尽数炸成碎块。

这是对水行灵体的妙用,以血御体使得李风扬能够控制住死尸体内残存的血液,让其暴乱,但直接控制如此多的数量,让李风扬颇感吃不消,他喘着粗气呼喊道:“还不快杀?”

周维终于反应过来,轻轻点头。在短暂形成的真空地带中,他身化残影,左手揽过姜倪儿的细腰,右手拉着韩央,同时头顶中冲出一道璀璨的星光。

“星曰玉衡,阵成北斗!”周维大喝道,“师妹,小师弟,还不助我?”

喝声似成实质,带着醒神之效,姜倪儿与韩央一愣,下意识地聚起天地灵力,释放修为,两人头顶同样冲出星光,只是与周维的相比,要黯淡一些。

三道星光汇聚,衍生出一只百米大小的汤勺,正是北斗七星连结后的形态。勺柄第一颗的玉衡星最为明亮,勺身第二颗的天璇星与最后一颗的天枢星亦闪烁光芒。北斗汤勺逸散着蒙蒙星华,扫荡八方,所过之处的死尸尽数被碾成粉末。

“杀啊!”韩央变得兴奋起来,小小年纪的他着实被刚才的景象吓破了胆,而此刻他杀得兴起,带着几分癫狂之色,忽然冲进尸群中。

“小师弟,等等!”

周维话语声未落,只见一道暗红色的匹练从半空中飞来,那竟是一条血河,凝练为一只瘦骨嶙峋的手掌,抓破韩央的护体星光,将他牢牢抓在手心里。

血河手掌猛地发力,让韩央全身的骨骼都咯吱作响,他再度恐惧起来,哇哇大哭。

“乱狱!”依旧是李风扬出手,一连九道符文,像是龟甲,又似奇形钱币,带着盎然古意飞出,其上雕刻着的不知名古兽,传出微弱而又霸烈的威压。

乱狱符文前后相接,竟是有着奇效,它飞掠而过,让虚空都崩碎开来,血河直接被截断,符文中爆发出阵阵吞噬之力,开始不断的吞没死尸。

“这符文,有破除虚幻之能!”周维接住跌落下来的韩央,大喜道。

李风扬亦是眼前一亮,他拼尽全力,再次化出十八道凝练的符文,二十七道乱狱符文翻飞舞动,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就吸光了全部的死尸,刹那之间,整座乱葬岗显得空空荡荡……

下一刻,李风扬只觉自己的正上方多了一面阴影,原来是那座坟墓飞了过来,径直砸落。

“这也是幻象吧,给我破!”李风扬双眉倒竖,以乱狱符文相迎,然而当二十七道符文与坟墓相触之后,便如泥牛入海,消失不见。

李风扬大惊失色,紧接着他就浑身发寒,四周忽地变得昏暗起来,周维、姜倪儿、韩央在无声无息间失去踪影。

李风扬猛地转身,只见三朵半人高的鬼花正紧贴着自己站立,恐怖的鬼脸上,那被挖去眼眸的空洞眼窝里,光明灭,鬼脸咧嘴,冷笑着露出满口的寒牙。

“噗通!”李风扬踉跄而倒,更让他惊惧的是,他发现自己的身体苍老的不成样子,上衣的兜里,更是塞着满满的残肢断臂。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下一刻,坟墓坠落,将李风扬压入地底,原本空荡的乱葬岗里,一具又一具的死尸,飞快地冒出来……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怎么走
曹县县立医院
内蒙古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
锦州哪所医院能治牛皮癣
福建专门治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