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求之不得之仙缘 第十三章 砸店

2020-01-16 15:54: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求之不得之仙缘 第十三章 砸店

只见董勇喝下了一碗汤药(砒霜),是口吐鲜血,仍旧昏迷不醒,董洛急得浑身冒汗,正在所有人快要绝望的时候,董勇居然再次睁开了眼,这董勇喝了一碗砒霜等于吃了人参似的,不但一diǎn事都没有,还能下地走路了,如今的他又活蹦乱跳了,精神抖擞。

从董勇店里死了人以后,店里的生意那是一落千丈,只不过仍有几个色胆包天的男人不忘来光顾董勇的酒店。董勇看到店里生意如此不景气,不由得唉声叹气起来……

就在这时候,一个手拿两把杀猪刀,一脸杀气地男人走了进来,后面还跟了不少手拿棒子的男人。diǎndiǎn大约有二三十个人。看样子,就知道是来闹事的,店里的客人生怕惹祸上身,纷纷吓得往门外跑去。

花xiǎo少大吼一声:“老板,人呢!给我死出来!”

董勇一看来者不善,吓得早就躲在桌子底下,两腿直哆嗦,头上的汗直冒,以为看不到他,就没事了,衣服却露在外面了。被花xiǎo少的手下的人一把从桌子底下拖了出来。

董勇故作镇定,xiǎo声xiǎo气的问道:“这位大爷,请问要来diǎn什么菜?”生怕説话声音大了惹恼了对方。

花xiǎo少两眼一瞪,只见他一把菜刀剁在了桌子上,不耐烦地説道:“来碗美女!”

董勇还是第一次听説有美女这碗菜,更加xiǎo声地説道:“xiǎo店没有美女这碗菜。”

花大少又是一刀剁在桌子上:“老子,今天要吃美女,让董家表妹出来!”

董勇被他吓得两腿直抖,好像两刀都剁在自己的身体上某个部位似的,此刻的他脸色苍白,居然xiǎo便失禁了,尿从裤腿里滴了出来。压低了嗓门説道:“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表妹今天不在。”

花xiǎo少一听这话,没有美女,顿时火冒三丈,把桌子都掀了。

只见他大吼道:“什么,没有美女,那你还开什么店,给我砸!”

只见他手下的人乒乒乓乓地砸了起来。丝毫没有停的意思。董勇站在旁边看的一愣一愣的,也不敢吭声。“给我狠狠地砸。”不一会店里就被砸的一片狼藉。桌子,凳子,都给砸烂了,碗筷满地都是。

董洛听到前面有砸东西的声音,急急忙忙跑出来,一看那么多人在砸店。大叫一声:“住手,都给我住手,这些东西很贵的。”

董勇急了,儿子怎么在这时候出现。

花大少怒视着董洛,恨不得要把他撕烂。对手下的人説道:“停!给我打!”

“是,老大!”

此刻他手下所有的人都不再砸东西,都开始疯狂的举起棒子朝着董洛的头打去。董勇见状,也不拦着,只是倒在地上装死,生怕打完儿子,下一个被打的人是他。

花xiǎo少:“给我狠狠地打,往死里打。打倒他断气为止……”

董洛被他们打到头破血流,躺在地上抱着头痛得,“啊…啊…啊……”直叫……

据説官府的人也怕这花xiǎo少,报了官,没人来管,都怕死。

xiǎo默本想去妓院找盈月,当初盈月临走前和他説,在妓院随时能找到她。

刚走到门口,听到对面有打抖声,便好奇进去看看。

一进去就看到浑身是血的董洛倒在地上,旁边还躺着一个人。xiǎo默心想:光天华日之下,这么多人行凶……王法何在,天理何在……

没等xiǎo默开口,花xiǎo少以为他是董勇找来的帮手,便拿起手中的菜刀向xiǎo默砍去。这是要拼命地节奏啊!

xiǎo默看到花xiǎo少要拿刀砍他,连忙一闪,竟躲过了花xiǎo少致命的一刀。花xiǎo少心想:该死,居然没砍到他,便説:“大家给我一起上,老子今天不信打不死你。”

没打两回合,xiǎo默就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

盈月仙子看到伙计董勇都不去药铺干活了,还开了酒店。本事真不xiǎo,便想来董勇酒店,白吃顿饭。刚站在门口,听到里面打斗声不断,忍不住好奇心,进去看看。

花xiǎo少看到盈月美貌不凡,就起了色心。

躺在地上的xiǎo默看到盈月的到来,一眼就认出来了,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又见到她,在自己死之前,还能再见到她,他就满足了。可是这里太危险了,她不该来。

“快走,这里有危险!”xiǎo默努力地睁着眼睛,仿佛一闭眼,就再也看不到他想见的人。

花大少看了一眼xiǎo默,冷笑道:“真是死到临头,还多管闲事,不自量力。”又看了一眼盈月,色笑道:“xiǎo美人,快给我绑了。”

这时候几十个男的一拥而上。不料刚靠近盈月,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震飞了出去。盈月心想:一些凡夫俗子,还想抓我,不知天高地厚!本仙子法力高强,就是再多一百个人都不是我的对手。

只见那些男的纷纷倒在地上,各个目瞪口呆,“哎呦,屁股好痛啊!这娘们武功太厉害了。”

花大少对着他的属下,大怒道:“一群废物,给我起来!”

可是没有人起来。花xiǎo少一看不对,见状想跑。可是脚根本不听使唤,居然跪在了盈月面前,无奈之下,只好説道:“女侠,饶命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盈月心想:你要死了,我今天非杀了你,“哼!那你还想不想绑我。”

花xiǎo少心想:想啊!怎么不想,做梦都想,想把你抓回家当娘子。但是保命要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见他眼泪鼻涕一起流,装可怜起来:“我错了,我也是没办法,我家里穷,只好到处强抢民女,我也是没办法,饶命啊!我以后再也不敢出来作孽了。”

盈月:“真的假的,我怎么看你都觉得你还想!”

花大少:“我发誓,我保证以后不会有下次了。”

盈月:“什么,你还想有下一次?”

花xiǎo少:“没有。你不知道,我可好了,我从来都只是劫富济贫的。”

后面几个手下看到老大都倒了。也开始跟着求饶起来:“仙姑,饶命啊!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盈月仍旧不信他们,只是一旁被打得半死不活的xiǎo默信了他们的话,居然开口替他们求情:“给他们一次改过的机会吧!”

盈月一眼就认出来那个用破衣服为她遮风挡雨,还偷偷跟踪她的xiǎo默,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再次相遇。

花xiǎo少趁盈月分心,一溜烟跑了出去,盈月心想:不能轻易放过他,以后他定出来作孽。

一旁地xiǎo默对她道:”我有些话一直想对你説……”盈月説:“什么话,説吧!”xiǎo默:“我想……”只见他话还没説完,就再次口吐鲜血,看到盈月平安无事,他也安心了,闭上了眼睛。

盈月对着刚才被她打到在地的人,説道:“你们可以滚了。”那些人都吓得落荒而逃。

躺在地上的董勇看到花xiǎo少不在了,立马活了过来,关心起儿子的伤势。他爬到儿子身边,大哭道:“儿啊!你不能死啊!爹这就带你去老大夫。你要挺住啊!儿啊!你不能死啊!你死了,我老了靠谁养啊!”

盈月开口了説道:“别去了,我就是大夫。”説着只见她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血在董洛嘴里,那血晶莹剔透,入口即化。

董洛身上的伤口瞬间愈合了。只见他慢慢睁开了眼,説道:“爹,我怎么会躺在地上。”

董勇对儿子説道:“多亏了两位相救。我们要好好谢谢人家。”

盈月:“不客气,助人为快乐之本。”

董勇看了一眼xiǎo默,:“可是他的伤?”他不是关心xiǎo默的伤重不重,他是怕xiǎo默的伤要他花钱看。

盈月心想:我的五彩石死人都能救活,就这么diǎnxiǎo伤算的了什么。便説:“他的伤我已经看过了,人我也带走了。我们,后会无期。”

董勇听她説话声音好耳熟,又想不起来是谁了。

兰州中医骨伤科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南京治疗睾丸炎方法
岳阳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