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霜寒之翼 269 基地

2019-09-13 19:17: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霜寒之翼 269 基地

与山脉中的大张旗鼓不同,白河进了镇子,却是十分低调地把自己藏在了幕后。

巨蟹座麦冯辅佐2号,管理这个分基地的建设,本来这个工作应该是塞西德监管,但这个家伙沉迷于测绘数据,在众多军事主管之中,有着独特的非主流的行动习惯,虽然有问必答,不过白河怎么看都是一副不靠谱的样子。

难得高科技外星人居然也有这种货色。

白河看着正在拿着游标卡尺对着一块月光石比量的塞西德,有些想要退货的冲动,可惜命运的效果是以他为目的地坐标进行单向传送,考虑到安塔斯那里不宜抽调太多人手,也就作罢。

麦冯在十二宫之中以风骚著称,在《巨龙时代》中,他甚至经营着一个国家,后宫中美人无数,不过却很遗憾地没有和这些美人有过关系,照他的说法,他堂堂猛男怎能沉迷于虚拟数据?然而由于长得丑的缘故,霜龙骑士团里也没有妹子看得上他。

就连死胖子也深深佩服麦冯的人丑志坚,一不整容二不干NPC,明明有着十二宫数一数二的上线时间却自诩现充,如此怪异的男人,白河的全部手下之中,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麦冯此刻坐在办公室里头,堂而皇之以布鲁马镇警署署长自诩,颁布治安法令严格管理,骑士大军入城的时候,进行过将梭莫守军屠杀的戏码,这些土著被梭莫人镇压过一番,本来就死伤惨重,此刻见到帝国人带着强大的军队归来,将梭莫人斩杀干净,除了少数消息灵通的感觉到事情不对之外,大多数人民都很是听话地服从统治,私下有想法的摄于骑士的强大力量也不敢轻举妄动。

很多人都参观过镇子不远处的战场,战场的惨状让他们欣喜又震恐,欣喜于梭莫人盘踞此地的大军已经死光,震恐的却是造就了这惨烈画面的力量。

倒是有不少土著人找到了麦冯,提出要加入军团,麦冯纷纷给予了拒绝。

暂时摆脱了刚刚进入位面时候的人手短缺,白河决定不再利用仇恨吸引新人入团。

诚然复仇是很容易利用的情感,不过白河知道,真的到了吸收新人的时候,这种情绪是靠不住的。

就拿新的一批一百多个骑士来说罢,白河和2号认真分析过这些人的心态,发现这些人中,有潜力死心塌地效忠的只有十几个,剩下的并非不忠诚,而是他们的心态和白河组织的理念有着差距。

经过多年的经营,如今的白河组织已经可以定性成行动风格恶劣的位面抢劫团伙。

如此的团伙,很难容不下个性正直的人,而这一百多位新晋骑士,虽然人性短暂地受到仇恨支配,但是还有一多半的人具有着相当正派的性格,一旦接触了白河组织的真面目,很可能对自己的选择产生怀疑。

此外还有更多的骑士怀有故土难离的恋旧心态,如此一看,适合白河发展为长期马仔的并不算多。

思来想去,白河决定一个也不带走,只将这部分人当做本地组织的建设者,毕竟白河团伙在这个世界的形象还算相对正面。招募瘾少年的事情也同步展开,毕竟只有这种方式,才能让白河挑选出没心没肺、是非观模糊、最好比较讲义气的,适合与白河团伙共同致富的潜力选手。

于是市政厅的下方2号服务器搭建了起来,为了吸引更多人口,白河以军管的幌子,把周围的居民聚集在一起,对布鲁马市进行了扩建,同时在外围大肆种田,补充物资。

白河没打算长期发展,更不准备过分地大兴土木,于是只是让技术员们开发了一些相对的速生良种,加上布鲁马镇之中收集到的梭莫物资,一时粮食供应还算充足。

布鲁马镇在名义上的泰伯王子的统治之下,一时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

南方的梭莫军团吃了白河的大亏,一时有些懵逼,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派遣一些斥候北上进行侦查,半年过去,想是皇帝陛下终于与诺德方面的援军汇合,大军从杰奥尔山脉东边缓缓南下。

令白河颇为惊奇的是,这个皇帝知道了布鲁马镇这边发生的事情,却好像完全没有理会的想法,只是派来了个传令官,封泰伯王子为布鲁马镇镇长,又封茱莉亚公主为布鲁马市守卫军司令,余下各有封赏;这两道指令在白河看来有些不怀好意的意思,即有煽风点火的意思,又埋了个种子,如果这两个小屁孩出了任何问题,都会给白河造成一定困扰。

不过凡事都要看两面,虽然这个皇帝在此事上表现出了一定的心机,但是却同时表现出了另一个意思,皇帝默许了白河在此地的占据,至少目前没有与白河过不去的意思。

不然哪有思维正常的皇帝会给两个屁大一点儿的小孩官做?

于是这两个小屁孩,就在名义上成了这座赛洛迪尔北方重镇的民政和军事的首脑。

白河拿着两封任命书,看着坐在下面椅子上表情复杂的两个小孩,心想这种任命书,果然是只有放到NPC上才有点价值。

他曾被瑞姬总督和图留斯将军一顿忽悠,为帝国卖命,砍死了风暴斗篷,最后头衔都混到了堂堂天际省总督。但还是要给各种lo比跑腿,杀鸡还要被警卫追杀,完全名不副实。

白河一气之下读档重来,上寻找一统天际的游戏Mod模组,把风暴斗篷和帝国人统统砍了自己当老大,不过事后杀鸡还是要被小兵追杀。

可见在追杀杀鸡犯这个问题上,天际的守卫们秉承膝盖中箭精神,正如无论是守大门的,看卧室的,巡逻的都可以膝盖中箭;什么诺德英雄,男爵,总督乃至国王,杀了鸡都要进监狱,这就是一视同仁,充分显示了天际省是一个法制的平等社会。

他勉励了两个小孩几句,临走之时,却见那个不太懂事的公主频频回头,显然是欲言又止。

“先生,我前些日子出去过。”看到白河并没发问,公主忍不住回头道。

“哦。”白河点了点头,示意知道了。

“先生,我去父皇那里去了。”公主皱了皱眉,忍不住提高了语调。

“哦。”白河又点了点头,继续翻自己的资料。

“先生,父皇那里的战争形势很喜人。”公主继续说道:“帝都外围据点的梭莫人已经挡不住了,而且最近两个月以来,他们都没有再次向外发兵,他们真的不行了。”

“哦。”白河并不意外,被他在山脉这里干翻了一个军团,这可是正史上没出现过的事情,帝都的梭莫军团的力量只会比正常历史更为弱小,也许少了一个军团的包袱,让他们的物资压力有所减轻,但是实际战斗力降低,却是无法弥补的。

梭莫军队不是人类军队,无论这些寿命比人类长得多的精灵在个人素质和军队精锐程度上比人类领先多少,都绕不过一个大问题——他们在赛洛迪尔省这种地方,军队一旦出现大面积减员,就基本上失去了补充能力。

红环战役之后,精灵族主动提出何谈,放弃已经攻占的赛洛迪尔省大片版图,只取落锤南部与赛洛迪尔省西南沿海的小片地盘,就是因为他们意识到身为精灵,想要彻底消化掉这些普遍由人类占领的地盘简直难如登天。

如此看来,梭莫军队是要完蛋了。

白河暗暗想着,嘴上没说什么话。

“父皇还说,夺回了帝都,就要和精灵议和了;帝国根本无法打下去了,和你当时说的一模一样啊。”

“这都是理所应当的事情,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使者先生,问题就是,皇帝陛下已经准备取缔塔洛斯陛下的圣位了。”泰伯表情阴郁地说道:“至少听几位经过的大人的说法,大致是这样的。”

“你有什么想法呢?”

“还有什么想法?如果想避免这个结局,就要打败梭莫人啊!”茱莉亚公主着急道:“使者先生,你难道不能帮助我们一把吗?如果你动手的话,帝国就可以把赛洛迪尔境内的梭莫人都赶走了。”

“噢?有意思。”白河放下资料,看了看满脸着急之色的茱莉亚公主和泰伯王子“这个是你的想法,还是皇帝陛下的意思?”

“当然是……”茱莉亚公主咬了咬牙:“当然是父皇的意思。”

“你们的父皇要是不蠢,就不会让你来做这个说客。”白河嘿嘿一笑道:“你觉得你的父亲是傻子?明明有我这么大的一股力量却刻意无视?你觉得身为一个被圣灵保佑的国王,借助魔神的力量攻击精灵,会得到什么样的名声?还是你以为精灵那边就是不值一提的弱智,明知道这里有超凡力量相助,自己却毫无应对之法?你觉得别的魔神不会趁乱捞好处,还是精灵膜拜的神灵都是假的?”

“这……”茱莉亚公主瞠目结舌。

她一时确实没有想得那么多。却仍然有些嘴硬:“可是你为什么一开始动手?”

“凡事可一不可再。”白河摇了摇头:“你走吧,我很忙。”

布鲁马镇还没有消化,他不想节外生枝。

白河并不是不希望自己的神教能够迅速遍及整个泰姆瑞尔大陆,不过凡事不可操之过急,情报收集得还远远不够。

在这个方面,他还算有决断,能够平推就一定要平推,情报收集不全,那就干脆一动不动。

“可是先生,我必须提醒你,即使父皇对你在这里没有意见,但是很多人是对你有想法的,比如克雷斯伯爵,这里可是他的采邑!现在被你占了,他不会善罢甘休的!还有你最近搞得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很多老的居民都表示,他们的子女最近在你的领域中沉迷,精神恍惚。”

“我的作风一贯如此,他们怎么不说我打跑了梭莫,让他们不再受到欺压,又提供了粮食让他们有了饭吃呢?”白河摇摇头:“唔?还有眼红了想要摘桃子的,不过他可以来试试啊。”

他嘴角一勾,露出恶意十足的狞笑。

“我是很讲理的。”

茱莉亚公主呼吸一窦,心中一阵颤动,没敢继续提雅克·莫提雷在看了泰伯王子手里的《白之书》后精神恍惚整个人都不正常了的事情,匆匆离开了这个可怕的家伙。

讲理?她暗暗祈祷那个帝都战争中见势不妙先一步逃亡北地的克雷斯伯爵千万别回来,她跟着白河几个月,深深知道这个魔神的使者不算是十分凶暴,但是一旦和别人讲起道理……

她打了个寒噤。

白河目光闪烁,推着轮椅走出了房间。

春日的暖阳照耀

,他似乎感受到压缩为魔法能量的本体外层的传奇寒冰,又融化了一些。

不断变幻着的源力种子同化程度进一步提高,他长长打了个呵欠,微微用力,从轮椅上站了起来,步履稍显蹒跚地走了两步。

身体又变好了一些,龙语也开发研究得差不多了,趁着帝都打得还热闹,不如去拜访一番老龙。10

剖宫产术后腹胀怎么办
冠心病的检查手段
小孩发烧40度怎么办怎样退烧快
薏芽健脾凝胶效果如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