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魂墓 第二百七十九章 廉军

2019-10-12 20:04: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魂墓 第二百七十九章 廉军

清馨的空气中散发着丝丝的寒气,此时街道前方正中已经沒有了行人,人们皆是站在街道的两旁看着那骑着高头大马身着黄金盔甲的威武男子,眼神中透露着一股复杂的情绪,这是一种追崇,一种狂热,仿佛在他们眼中,这个身穿黄金战甲的男子是他们的神,

混在人群中的林天看着这些人的神色,冷峻的脸庞上掠过一抹异色,随后又变得冰冷下來,“不管你在他们心中是什么样的位置,如果你真的和四大古族有勾结,我依然会结束你的性命,”

紧随着这对人马大约半个时辰,前方一个占地广大的府邸中一座高约百米的楼塔呈现的林天的视线之中,楼塔是用一块块不起眼的青石砌筑而成,显得沧桑而又古老,仿佛是很久很久以前遗留下來的古迹,与之将军府外围的一些富丽堂华的府院显得格格不入,

林天停在不远处的一个隐蔽的角落,目光紧紧的盯着停在将军府门口的那对人马,

“将军,墨族的人正在议厅等您,”这时一个侍卫从府内走到廉军的男子身旁道,

闻言,廉军点了点头,纵身下马,大步走进了将军府,

林天微眯着双眼静静的看着那座高约百米的青石楼塔思索着什么,良久之后,纵身一跳,身子如同冲天而起的一道黑线,消失在原地,

在两名卫士的跟随下,廉军走进议厅之中,议厅的客位席上坐着两男一女三个青年,还有一名神态肃然的老者,

看到廉军走进议厅,其中的一个青年低声哼了一声,语气带着讽刺之音,道:“廉将军真是军机繁忙啊,足足让我等了半个多月,”

廉军神色威严,神色丝毫无异色,坐到主位上,看向那个一言不发的老者,道:“不知墨行长老前來本府有何事,”

不等那名老者出言,廉军面色肃穆道:“如果还是之前墨长老要求的那件事,恕廉军无法做到,”

一声怒哼,刚才那名出言嘲讽的青年满脸怒气的站了起來,怒声道:“廉军,我墨族看中你,是你的福气,你别敬酒不吃吃罚…..”

“墨群,不得放肆,”墨行呵斥道,

墨群本來还想要说什么,可是看到墨行脸上的肃然之色,冷哼了一声,重新坐到了座位上,倒是坐在他身旁的那一男一女两个青年显得沉稳多了,

“廉军将军,第三层天皇朝众多,更有众多势力强横的宗派和家族势力,每个大势力之间都相互虎视眈眈,恨不得吞了另一个势力,虽然你们唐武王国在第三层天的势力还不错,可是相比汗古王国和灭生宗等等其他的一些大势力你们还是不如吧,如果他们其中的一个对上你们唐武王国……”

“墨行长老你是在威胁我吗,”廉军猛的一拍桌子,顿时整个桌子四分五裂开來,

看着怒发冲冠的廉军,墨行老脸阴沉,道:“廉军,我墨族能看上你们唐武王国,可以说是你们唐武王国的荣幸,我希望你要三思而行,你要知道你现在是和谁在说话,”说着身上顿时散发出一股强烈的威压,顿时整个议厅中气氛显得紧张到了极点,站在议厅门口的两个侍卫脸上已经被冷汗布满,看來是吓得不轻,他们的将军虽然在他们眼中强大无比,可是他毕竟是一个人,如果面对九天墨族这么一个庞大的势力,后果可想而知,

对峙了片刻,廉军沉声叹息了一声,许久才道:“墨行长老,廉军是个粗人,刚才的失礼,你不要介意,”

看着廉军脸上的无奈之色,墨群脸上的露出强烈的鄙夷之色,在他心中根本看不上廉军,虽然他的实力不如廉军,可是他是九天古族墨族之人,在他眼中根本看不上这些下位天的人,

“墨行长老,你要求的事让在下实在难以办到,廉军只是唐武王国的一个大将军而已,”

听到廉军的这句话,本來脸上露出颜悦的神色蓦然又变的阴沉下來,

“廉军将军言谦了,唐武王国虽然是唐骑为王,可是第三层天谁人不知你才是唐武王国的顶梁柱,沒有你,可以说就沒有唐武王国,你才是唐武王国真正的王者,你的一句话就可以改变唐武王国的局势,”

“王在廉军落魄之时不惜冒着亡国的危险收留了廉军,之后更是待廉军如同兄长,廉军即使死也不会背叛王的,”

“廉军,我们墨族已经给你了很足的面子,你当真不以为我们不敢拿你们亡国怎么样,”墨群再也忍不住,站起身來,居高临下的指着廉军,大声怒喝道,

这次墨行沒有阻止墨群,他们墨族何时遇到过如此刺手的人,一般下位天的人看到他们九天古族的人就如同看到神一般,可是这个廉军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漠视他们墨族,这让久居高位的他们实在难以忍受,

“宁愿国亡,不愿屈做他人之奴,墨行长老如果你们沒有什么事的话,可以走了,”墨行刚毅的脸上带着肃然之色,

随着廉军的逐客令一下,墨行几人脸色僵硬道了极点,如果不是他们墨族想要与其他九天的大势力在第三层天控制势力,以他们墨族的威势才不会瞧得起第三层天这么一个势力中等的小国,而且他们还发现了这个王国的秘密,一个能引起他们墨族重视的秘密,

“好,好,好,”墨行阴沉连说三声好,一张老脸阴沉到了极致,可是考虑了再三,终于忍了下來,道:“廉军,我再给你一天的考虑时间,希望你仔细的考虑一下后果,”

“不必了,”廉军站起身,背着双手转过身去,直接回绝道,

“我看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杀气从墨群的身上崩然而发,一把凌厉的漆黑阔刀蕴含着强大的魂力,像是一轮半月镰刀,划向廉军,

感受到身后的杀机,廉军紧紧的握住了铁锤一般的双拳,“啊”的一声怒吼,如同一头威猛的雄狮,身上燃起黄金般的圣焰,那蕴含着强烈杀气实质般的刀芒进入黄金火焰之中竟如同迈入了沼泽之中,那锋利迫人的刀芒最终停滞在廉军背后,骤然间仿佛受到一股无形的巨力,诡异的快速反弹了过去,

谁人也沒想到事情的转变如此之快,那道半月刀芒再墨群惊恐的眼神下,冲击到他的身上,旋即迸溅出一道血花,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痕横穿了他的前胸,

墨群脸色苍白,痛哼声不断从他嘴中发出,阴冷苍白的脸庞狰狞无比,怒吼一声,还想动手,这时耳边突然想起墨行的声音,“墨行住手,你不是他的对手,”

听到墨行的话,墨群虽然不甘,可是还是忍了下來,即使他在心高气傲,也晓得他与廉军的实力之间的差距,就刚才廉军轻易划去他那不弱的一击就足以看出,

“小辈不懂大礼,不知廉军将军的深浅,那么就让老夫來试一试廉军将军到底有多深

,”墨群说着身上骤然散发出一股强大的魂力威压,竟然是圣魂中级的实力,

“无形刀,”墨群大喝一声,双手之间竟是用魂力凭空形成一把长约三米,宽约半米的黑色火焰巨刀,对着墨群狠狠的劈去,

巨大的黑刀所过之处,就连周围的空气都染上了黑色的魂力火焰,地面更是不肯重负,纷纷裂开,如同地裂一般,

“王,廉军无能,不能报王的知遇之恩了,”廉军仰首一声长啸,身上的金色魂力火焰燃烧的更加剧烈,豁然转身,猛的抬起双手,在那把巨大黑刀即将劈到他的头顶之时,竟是硬生生的用双手夹住了那把由魂力形成的巨大黑刀,

见到此时,墨群老脸上露出不屑之色,体内磅礴的魂力快速的涌向手中的巨大黑刀,廉军的身体被这股庞大的力量压制的一点点得陷入地面之下,一道血线顺着他的额头正中留了下來,看來支持不了片刻,便会被一道劈成两半,

屋顶之上,林天默默的看着议厅中的一切,漆黑的眼眸中精光闪烁,对于廉军心中不由升起佩服之意,心中暗想道:“是条汉子,”

林天沒有急于动手,他的目光转向屋中那个墨族的神色淡漠的女子,过了片刻,摇头自叹了一声,随后仿佛做出了决定,猛的一拳像是从天而落的圆形黑色雷电豁然轰击向墨群,

感受到强烈的危机,墨群老脸巨变,旋即抬起巨刀挥想那恐怖的黑色圆雷,

砰地一声巨响,整个大厅豁然倒塌,狂暴浩瀚的魂力把这间屋子瞬间磨平,

“什么人,”落在不远处的墨群脸色阴沉的看着灰尘之中那个朦胧的黑色人影,冷喝道,

“要你命的人,”冰冷杀意的声音从那个朦胧的黑色身影的人口中发出,像是一条蕴含着强烈剧毒的尖刺卡在了墨群的喉咙处,让身为圣魂强者的他都不由的感到心中一颤,

尘灰散尽,那朦胧的人影清晰起來,一张年少的面孔落入几人的眸子中,墨群几人身子竟皆不由的微微一颤,尤其是墨群身后的那名女子,则显得更甚一些,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去成都恒博医院怎么走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正规吗
对成都恒博医院的评论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贵不贵
去成都恒博医院的路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