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至尊邪天510真是血魂深夜来客

2020-01-22 10:38: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至尊邪天 510 真是血魂—深夜来客

吴天的话,如同一根根针似的,不断『插』入胡立明的内心,让他的表情在短时间内急速变化了很多次,可不知想到什么,他始终死死咬着牙,没有任何开口,就连一句否认都没有,在这整个密室中,就只有吴天一个人在那喋喋不休着,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不断的『插』入这胡立明的心脏……

“胡立明,我这是在胡叔叔的份儿上,给你一个老实交代并且活命的机会,你不要不知好歹!”

吴天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我给你几分钟时间考虑,如果你再不实话实说的话,我保证让你们父子俩生不如死!就算你不想活了,难道你也不让你儿子胡元啸活下去?他可才二十多岁啊!如此大好年华,难道就要这么无知的跟着你逝去?”

说完这最后一句,吴天便闭口不言!

花娘也随之起身走到吴天身后,用那纤纤玉指不断地为他轻轻地『揉』捏着肩膀,倒是让万鸿和胡立道都不禁表情古怪至极。[]至尊邪天510

他们已经了解到,花娘是一个皇阶巅峰之人,在众人之中的实力可以说是最高的,如今却甘愿为吴天做这种侍女所做的事情,如果不是心甘情愿,又有谁能强行要求呢?

虽然,花娘一直都没有明确表示出她和吴天之间的关系,但万鸿和胡立道却可以很明显的出来,她是他的女人!

此刻,在这地下密室中,除了几人的呼吸声,以及花娘为吴天按摩肩膀的声音之外,气氛已然显得极为凝固……

胡元啸虽然没有开口,但却用那一双满是恳求的暮光向身边同样被绑着的胡立明,正如同吴天所言,他虽然是胡立明的儿子,但对于胡立明所做的一切都毫不知情,简单来说,胡元啸在这玉衡城内就只不过是一个纨绔子弟罢了!

呼吸,轻若可闻……

气氛,凝固不已……

足足将近十分钟时间过去了,吴天轻轻拍了一下花娘的小手,示意她坐下来后,这才朝胡立明淡淡的问道,“胡立明,你可想清楚了!我方才所说的一切,没有一句夸口吧?只要你毫不隐瞒的老实交代,我保证在胡叔叔的面子上,饶了你们父子一命!”

“我……”

胡立明张了张嘴,想要依旧否认的他,目光扫到自己的儿子,却又很快的变得犹豫了起来。

“胡立明啊胡立明,你千万不要给脸不要脸啊!”

花娘在旁边面带寒霜的冷声道,“如果你再不说的话,我这就命人将你儿子的手脚砍断,你就这么一个儿子,你就真的这么狠心?”

“我……”

胡元啸表情一慌,想要张嘴求饶的他,到花娘那冷酷的娇容之时,却是又不禁闭上了嘴。

最终,只能继续用那满是恳求的目光着自己的父亲,他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啊!!

万鸿和胡立道倒是没有多说什么,表情极为平淡,他们现在在不知不觉间都是以吴天为主,他们明白自己被叫到这里来,只是为了旁听!

时间又过去了一会儿,胡立明终于抬起了低下的头,沉声道,“要我说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想问问,你和花老板到底是什么关系?难不成你才是顺丰酒楼的幕后老板?”

“不错!”

吴天点点头,轻轻拉住了花娘柔若无骨的小手,轻笑道,“花姐是我的女人,你明白了么?”

“臭家伙……”[]至尊邪天510

花娘轻啐不已,俏脸上满是羞红,但却眼眸中吐『露』出满意的笑容,她被吴天简单的一句话弄得心内感动。

见此状况,胡天瑞苦笑不已的点点头,“我明白了!来,我始终都是小瞧你了!吴天,你真的是帝都吴天?”

“难道还会有假不成?”

“那么万庄主呢?为什么他会临阵反水?你和他之间难道做成了某种交易?”胡立明继续问道。

“不,没有交易!”

吴天摇摇头,胡立明却是不禁冷笑道,“没有什么交易的话,万庄主凭什么帮你?难道他还是你的下属不成?”

“不错!”

这次,没等到吴天开口,万鸿便立时点头应道,“胡兄你说的不错!我,准确点来说,是包括我在内的整个万家庄都是天少的下属!”

“什么?这怎么可能?”胡立明顿时瞪大了双眼,就连他身边的胡元啸也完全被震撼住了。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吴天摆了摆手,淡淡的道,“这的确是事实!如果你不信的话我也没办法!好了,你还有什么想问的?”

“那一晚,应该是你们专门设下的一个局吧?”

胡立明沉声问道,“可是我不知道,在城主府外面的那些人,你们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吴天摇摇头,回道,“这个不好意思,我不能告诉你,我唯一能说的,就是我所掌控的势力,远远不是你能够想象的到的!”

“好吧,我知道了!现在该你问了!”

胡立明神『色』颓然,他明白,其实由始至终他都是在以鸡蛋碰石头,最可笑的是,他还一直自诩势力不错,他知道,吴天到现在根本没必要再骗他!

“还是那个问题,你地下密室的那些人到底是怎么来的?”吴天问道。

“是右使派人帮忙所为!”胡立明再也没有犹豫的回道。

“右使?血魂的右使?”吴天眉『毛』一扬,“你见过他?”

“蒙着面,不真切!”

“那幽冥玄少你可曾见过?”吴天继续问道。

“见过几次,但不多,也同样是蒙着面!”[]至尊邪天510

“那你说说,你到底是怎么和血魂勾结在一起的?”吴天继续道。

“大概是在一年前,是右使主动找上我的,并且给了我一些培养死士的特殊方法,另外承诺,只要我为他们出力,他们便可以助我统治整个玉衡城!”

“就这么简单?”

吴天有些不信,可着胡立明的眼神,吴天却又明白,他没有说谎。

“起来,他还算不上血魂的人,只是被利用了而已!”

吴天暗自沉『吟』着,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桌面,安静了一会儿又问道,“那么最近玉衡城周围的几宗灭门事件,是否与你有关?”

“不是我做的!”

胡立明摇摇头道,“这些事情,都是右使带人所为,只是从灭门之后他会将一些可以被培养成死士的人带回来而已!”

“那么,你们又是怎么将这些事情栽赃给元桓宗的呢?”吴天继续问道。

“这个我真不清楚!”

胡立明再次摇头道,“这些事情都是右使去处理的,但我无意间听他提过,似乎元桓宗内有血魂的人,而且地位还不低!另外,就是上次元桓宗少主华东然之死,好像给了他们一个很好的机会,但至于到底是什么,我就不清楚了!”

“唔……”

闻言,吴天微微皱起了眉头,胡立明给出的消息委实太过模糊,听他的语气,似乎由始至终那个幽冥玄少都没有『露』面,那个右使主导了这一切,而他不过只是一个被利用的工具!

一个为了自己野心,而甘心为虎作伥的工具!!

“还有什么其他的没有交代么?”

吴天收拾了一下心神,沉声道,“我不想让我来提醒你,如果被我知道了你还隐瞒了什么,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我……”

胡立明刚要摇头,可吴天却打断道,“我给你时间考虑,这期间我会好吃好喝的招待你们父子,但暂时就别想走出这道门了!”

说完,吴天朝其他三人使了一个眼『色』,四人便立时起身走到了密室外面……

“少爷,你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花娘秀眉微蹙的问道。

“先不急,等华元剑来了再说!”

吴天摆了摆手,笑道,“咱们现在也该去吃饭了,我肚子都有些饿了!”

“……”

三人纷纷有些无语,不过却也并未再多说什么。

…………

是夜,吴天静静地躺在床上,身边是经历过肉搏大战而眉宇间尽是春意的花娘,小手轻轻的在吴天的胸膛上画着圈,吐气如兰的媚声道,“坏少爷,就知道折腾人家,难道你就不怕梦儿和水妹妹吃醋吗?”

“哈哈,那你不喜欢吗?”吴天大笑着,返身将花娘压在身下。

“什么人?”

就在这一瞬间,花娘和吴天面『色』同时一变,急速将床上的被子拉来盖住身形,而后刹那间,便到一个黑衣蒙面的娇小身形从窗外飞跃了进来,那『露』在外面的眸子中泛出点点羞涩,还有些许的慌『乱』。

“你是什么人?”

吴天猛然挥手,床边地下的衣服被能量拖着钻入被窝里,不多时他和花娘便穿戴好下床踏在地上,只是房间中那股久久未曾散开的暧昧气息,诉说了方才他们之间的情爱大战。

“是我!”

黑衣人将面巾摘去,『露』出了一个极为靓丽的容颜,而后朝着吴天与花娘盈盈一礼,道,“赤昕见过少爷,见过花姐姐!”

赤昕,赤血的妹妹,主动重回血魂组织,再次化名血燕!

不过,自从离开之后便几乎一直没有什么消息传回来,让吴天都隐隐有些担心,只是没想到,会在这玉衡城内再次相见。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来院路线
总医院怎么样
白癜风专科医院福建哪家好
山东白殿风治疗方费用
鄂州权威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