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武逆焚天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满脸无辜

2019-12-04 19:09: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逆焚天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满脸无辜

与之前追赶胭脂时一样,林队长将全身的灵气都释放开来,疯狂的向着不远处的醉香楼青楼坊冲了过去。

任火微微一愣随即也明白过来,紧随其后带着人也跟着飞掠而去。留下了施乐坊这里满地的狼藉和烂摊子由于笑收拾,倒没有见过施乐坊有人出来为难,甚至连出来询问的人都没有。

这一幕看起来有些诡异,可是林队长却无暇理会,他现在一心想着就是要迅速返回青楼坊,他现在担心的是段月瑶和遥秋儿两个重要人物,此时已经被人带走。

林队长径直从四层的一扇窗户跳进去,随后沿着楼梯快速的向着楼上冲去。彼此之间有过约定,即使在这种紧急关头,林队长也不想破坏这个约定,一旦他硬闯四层就代表了自己要对段遥二女下手,对方会不顾一切的发动反击。

长长的回旋楼梯,林队长也只是用了两步,便已经来到五层的楼梯口处。他刚刚一上来,就看到十几名武者将楼梯口团团围住,看到这一幕他不仅没有丝毫生气,反而心中暗暗一松。

不过林队长依然满脸的严肃,追问道:“两位小姐现在何处,带我去见她们。”

眼前这些武者一脸警惕的望着林队长,刚刚离开帝都的时候,眼前之人还是队伍中的指挥者,如今彼此间却一副你死我活势不两立的架势。

“没有两位小姐的吩咐,我们不会让你过去的,你还是回去吧!”一名中年武者冷冷的望着林队长,虽然实力比起对方差了一截,可是中年人却没有半点惧色。

被对方当面拒绝,林队长脸上的肉也是控制不住的“突突”跳动,翠绿色的灵气有些压抑不住般缭绕开来。

见到林队长如此反应,其他人也都纷纷做好准备,他们清楚的知道彼此间的差距,不论是高阶武者修为的差距,还是武者数量都没有可比性,但是他们愿意为段遥二女战斗到最后。

一场激烈的战斗正在酝酿中,仿佛一颗火星就能点燃的沸油,可就在此时一道清亮的声音幽幽响起,顺着走廊内的房间之中传递而出。

“让他进来……”

只听声音就能判断出开口者正是段月瑶,而听到他这声吩咐后,楼梯口的众多武者稍微愣了一瞬,便各自散开一条路,让林队长通过。

与此同时,楼梯下方细碎杂乱的脚步声响起,任火带着十几名武者从下方快速的冲了上来。

那些分散开的武者,立刻满脸警惕的将楼梯口再次封锁,彼此间刚刚缓和的气氛,又瞬间变得极为紧张起来。

刚刚冲上楼梯的任火等人,半点都没有退让的意思,一个个擎着兵器释放出各自的灵气,时刻准备出手大战一场。

反而是林队长扭头看到身后这一幕,立刻摆手制止道;“大家稍安勿躁,没事了

,这里没你们的事了,到下方去等我就可以。”

当听到房间内传出段月瑶的声音时,林队长那提着的心也终于稳稳的放回了原处。虽然这一刻脑海中出现了众多的问题,但是只要两女还在自己的手中,自己便仍旧占据了绝对优势,自己这方现在还没有半点准备,更没有立刻撕破脸硬碰的必要,。

任火抬头与林队长交换了一个眼神,便轻轻的点了点头,一摆手带着人缓缓的退下楼梯。楼梯口的一众武者,却还是一脸警惕的看着对方撤走,另有几人“陪”在林队长身边向着走廊内行去。

对于眼前这些武者,林队长并不放在眼中,也许这些人有能力暂时困住自己,有能力让自己受伤,可却没有能力击杀自己,这就是他敢独身来见段月瑶和遥秋儿的底气。

行走之间,林队长偷偷的游目四顾,并非是在观察环境。这里就是他安排的,对于周围的环境再熟悉不过,他目光在四周扫过为的是要找寻一个身影。

可是不论是楼梯口周围,还是经过的房间内,长长的走廊之中,找寻了半天,都没有发现自己想要见到的那道身影。原本放下的心,不知不觉间已经又再次提了起来。

实际上林队长在咒骂对方的同时,也在不断的责怪自己,因为胭脂的潜入而动了真火,竟然不顾段遥二女冲出去抓人。如果真的被人将二女劫走,那自己可就真的赔的什么都不剩,不要说与大掌柜争权,家族甚至可能直接要了自己的小命。

带着心事来到位于走廊中段的一处最大的房间门口,还未踏入房间之内,就听到一阵“嘶嘶啦啦”的*声传出。

心中疑惑,林队长步伐加快走了进去,房间内除了二十多名武者护在周围,段月瑶和遥秋儿两人也在房间内。

亲眼确定两女还在此处,林队长放心的同时,循着发出声音的位置看了过去,脸上不禁有着一丝错愕之色闪过,紧接着眼中就有着一抹警惕和冷意浮现。

“这……这是怎么回事?”林队长指着段月瑶身前的妇人,诧异的询问道。

段月瑶缓缓抬起头扫了一眼,却是没有多理会,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了面前妇人的身上。在段月瑶面前盘膝坐着一名中年妇人,妇人眉梢到嘴角位置有着一道长长的刀疤,这妇人此时头顶和和肩头插满了细细的银针。

段月瑶和唐斌看出的奸细,正是眼前这名中年妇人,林队长之前目光在人群中四处游走找寻的人,也正是眼前这位中年妇人。

段月瑶和遥秋儿两人对自己充满敌意和戒备,已经再无法像之前刚刚离开帝都时那样和平相处。如今这种情况下林队长想要了解段遥二女的一举一动,或者在暗处秘谋些什么,更离不开这中年妇人。

不过林队长刚刚开口,就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妥,转而补充说道:“刚刚有一些意外,骚扰到了二位小姐,我……”

还未待林队长说完,遥秋儿已经轻“哼”一声,冷冷说道:“林大队长说的真好听啊,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搞出的那些把戏,如今怎么又想置身事外。噢,我明白了,你这家伙的诡计没有得逞嘛!”

听着遥秋儿的话,林队长脸色也是极度难看,他很想从那妇人处得到一些讯息,可是那妇人此刻脸色苍白的如同死人,双目紧闭毫无任何反应。

“遥小姐可能有些误会,之前发生的事情纯属意外,我们到现在也在追查凶兽,她……”

目光落在那妇人身上,林队长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同时心中也在暗自可惜失去了这么好的一位暗桩,以后再想了解段遥二女的情况将会麻烦许多。

遥秋儿丝毫不买账,怒声说道:“什么意外,明明就是你这家伙找人直接硬闯进来,若不是玲花大姐奋不顾身的出手阻挡,我和段姐姐现在已经,已经……。哼,你这家伙毫无信用可言!”

闻听此言林队长不禁错愕的张大了嘴,感觉自己一时之间脑子都有些转不过来。嘴巴如同离开水的鱼,张张合合的好半天,一会儿看看遥秋儿,一会儿又看了看那双目紧闭的疤脸女子玲花。

看到林队长如此模样,遥秋儿脸上微微抽搐了一下,看起来好像面部的肌肉有些不协调一般。只不过林队长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反而是段月瑶察觉到后,狠狠的瞪了一眼。

遥秋儿轻轻的抿了抿嘴,脸上划过一抹红色,若是对遥秋儿了解极多的人就会知道,这丫头此时正在强忍着笑。

“吱吱呜呜”半晌,林队长的脑子也终于清醒了一些,这才开口说道:“这真的是误会,误会啊,之前外面那般吵闹,我还有几名得利的手下被人杀掉,侵入到这里的人真的与我无关。”

林队长此时就差指天立誓,那样子已经诚恳的不能再诚恳了,因为他自己真的是发自肺腑的想告诉眼前的两名女子,表达自己绝没有要对她二人动手。

“鬼画连篇,怎么就会那么巧,我看分明就是你派人在外面瞎折腾,趁我们注意力分散后,突然下手偷袭,还在这里狡辩。”遥秋儿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不依不饶的说道。

“二位小姐真的是冤枉啊,那些人根本就是另外一伙,他们这么做绝对没安好心,这件事我一定会追查到底,还二位小姐一个公道,还这位玲花一个公道。”林队长真的有些焦急,可是他却不敢将自己所怀疑的说出来。

此刻的段月瑶眼皮微微抬起,扫了一眼说道:“这么说林队长倒是安了一副好心肠,我可以这样理解你的话么?”

“呃”

段月瑶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便直接将林队长噎的无话可说,段月瑶已经缓缓收回目光,重新望向了面前的中年妇人。

手指轻轻一动,又有两枚细针刺入对方脖颈处的穴道之中,那妇人身体微微一震,不过随即便放松下来,脸上也露出了舒缓的神情,好似刚刚摆脱痛苦一般。

“好了,林队长,这次的事我们也不想追究,不过我希望你遵守承诺,那我们自然可以相安无事下去,送林队长下楼。”段月瑶一副不耐烦的模样,最后说了一句后便缓缓闭上双眼。

宝宝脸色发黄是什么原因
小孩小便黄
心肌缺血该如何治疗
宝宝脸色发黄什么原因
分享到: